當前位置:??首頁?>?廉政文化

河東飛雪吊宗元
來源:運城日報 時間:2019-12-18 15:45:04

公元805年,一位落魄文人在被貶謫南下的路上,為即將謝幕的晚唐下了一場亙古無二的大雪!

這場雪,從帝都長安到湖南永州,紛紛揚揚、充塞天地,飄飄灑灑、冠絕古今,這一下就是永年……

在寂寞沙洲冷的孤絕畫卷中,我們的河東老鄉柳宗元在晚唐昏暗的天空上哆哆嗦嗦揮筆寫下了二十個字:“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這首呵氣成霜、結字成冰的千古絕唱被朔風漫卷、傳之四海,垂釣著一個失意詩人排山倒海的內心憂傷和雪擁腳下,寒徹入骨、前路迷茫的真實寫照!

天縱英才下長安

公元773年,柳宗元生于大唐長安,出身河東柳氏名門,也就是當今山西芮城、永濟一帶。

少年時期,柳宗元經歷了安史之亂的戰火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動蕩和傷痛,12歲時便開始隨父宦游,發憤治學;青年時代便立志從政,決心重振沒落家族的昔日輝煌。在儒學父親的積極影響和佛學母親的良好家教下,13歲的柳宗元便以文成名,震動長安,被看成是“童子有奇名”者;20歲便進士及第,譽滿天下;21歲,他峨冠博帶,躋身“國家公務員”序列,昂昂乎于廟堂之上,一步登上了掌管國家圖書館的文脈高地;28歲,他被下派藍田縣縣尉——擔任公安局長,主抓一方治安;兩年后,掛職期滿,榮調長安,委任監察御史;32歲的他迎來了一生中的高光時刻,被推上了大唐文化部兼教育部司長一職……

當時,柳宗元的“朋友圈”規格很高,與韓愈并稱“韓柳”,與劉禹錫合稱“劉柳”,與王維、孟浩然、韋應物統稱“王孟韋柳”。在注目的長安城內,這些青年才俊出入廟堂,議論時政,唱和詩詞歌賦,倡導古文運動,一時風頭強勁,風光無限……

風云際會中,一不小心,步入“星光大道”的柳宗元,走進了比他大22歲的孟郊老兄“春風得意馬蹄急,一日看盡長安花”的詩作之中,在萬眾矚目下,昔日河東之少年,成為今日之長安浩渺星空上冉冉升起的一顆最為耀眼的政治新星!

公元804年,唐德宗駕崩,唐順宗李誦即位,此君立志改革朝政,欲扶大廈之將傾,力挽大唐之狂瀾!嗅覺靈敏的朝中干臣王叔文等人在新皇李誦的支持下,掌控朝政,組閣力量,大力啟用柳宗元、劉禹錫等新一代青年才俊,于公元805年(貞元二十一年)發動“永貞革新”……

革命,就意味著流血和犧牲;維新,就意味著破舊和拔根。在“永貞革新”的暴風驟雨下,柳宗元作為這個政治集團的三號人物首當其沖,強勢出擊,無情地抑制藩鎮勢力,全面加強中央集權;摧枯拉朽地廢除宮市;大力整斥貪官污吏;從上到下整頓稅收,全面廢除地方官吏和地方鹽鐵使的額外進奉……

在狂飆猛進、刮骨療毒的革新運動中,長安秩序煥然一新,大唐氣象也逐步顯現,照此下去,“貞元盛世”不是沒有可能,柳宗元出將入相亦不遠矣……

然而,這個唐順宗也太不順了,當了26年的太子,只當了8個月的皇帝,體弱多病的李誦因為健康問題而被逼宮。公元805年的8月5日,在宦官、官僚、藩鎮三方勢力聯合擁立下,憲宗李純登基,順宗李誦退位,史稱“永貞內禪”。

風云突變,江山易主,在政權迭變中,憲宗一即位,因改革而被觸動根本利益的反動派們立刻對“王叔文集團”瘋狂反撲,徹底清算,一場波瀾壯闊的改革運動歷經180天后胎死腹中,變法之路在這血的噴薄中慘淡散場。

罷官流放出帝都

公元805年,可以說是柳宗元榮辱人生的分水嶺!這一年,既是柳宗元一生最為得意的巔峰時刻,又是從廟堂之上貶謫江湖之遠,跌入萬丈深淵的至暗時期。

當雪山崩塌,每一片雪花都不是無辜的。“永貞革新”的政治集團隨著李誦皇權的被迫交割而土崩瓦解,所有代表人物集體貶謫,王叔文被貶渝州,次年賜死;王伾被貶為開州,不久病死;劉禹錫則被貶遠州司馬,柳宗元初貶邵州(如今的垣曲)刺史,11月加貶永州司馬,并規定“終身不得量移”。在這場史無前例的“二王八司馬”貶謫運動中,柳宗元夾雜其中被驅逐出京。8個月的意氣風發,8個月的政治輝煌,8個月的政治理想,猶如飄過長安上空的一片雪花,綻放在帝都城頭的一抹煙火,劃過歷史天空的一顆流星,燦爛過后,隨風飄散。

10年前,柳宗元以贏者的姿態,在唐政府的萬人海選中耀眼全場。10年后,卻從一步登天到一步登空的人生逆轉中以輸家的狼狽黯然離場,成為了漂泊半生的孤獨浪子!

在貶謫的路上柳宗元又會遇到什么?他貶謫永州之前,所敬重并影響其一生的陸質病死;來永州不久,柳宗元又遭喪母之痛;元和五年(公元810年)隨行的女兒又因病夭折……可以說在貶謫的路上,柳宗元四面楚歌,在事業沒了、親情沒了、友情沒了、愛情沒了的困頓之下,又遭遇了健康的威脅,33歲的柳宗元“百病所集,痞結伏積。”王叔文被賜死后,他內心更加恐懼,“行則膝顫,坐則髀痹。”柳宗元在一路向南踽踽獨行的途中,真正活成了孤家寡人。

踏著被貶的路走向重生

“天地間一片孤絕,不見一個腌臜英雄”。越過瘴癘之氣,走進蠻荒之地,棲居破廟的柳宗元,沒有消極厭世,沒有自暴自棄,更沒有自我沉淪。

孤獨是一種隱形財富,在湖南永州10年間,柳宗元走過歲月的兵荒馬亂,開始學會與生活化干戈為玉帛,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著。他一邊適應那里的水土,一邊買房置地,融進當地群眾生活。晨起,日出而作;黃昏,荷鋤而歸。他開發“愚溪”,蝸居“愚溪”,創作“愚溪”,縱情山水,賦詩作文,發奮創作,潛心向學。在孤寂的世界里,穿越時空,以《天對》釋《天問》,與千年前的屈原答辯;處江湖之遠,以《天說》為引子,與廟堂之上的好友韓愈對話,展開朝野上下的哲學之爭……

盛世文人,詩詞為冠;亂世文人,血淚無憾。政治理想的破滅,使他在不幸中幻想,在苦痛中反思,及時地調轉人生航向,把政治上的挫敗化為文學上的養料,把文學創作變成了他抵御人生苦難的唯一手段。而當他清空了欲望的垃圾,放下了精神上的負擔,昔日的熱血便被復活,往日的激情便被點燃,文學創造力便如滔滔黃河一樣洶涌而至,詩詞歌賦的靈感便如火山爆發一樣噴涌而出。他用深沉的思索和豐富的社會生活體驗,創作了大量的政治哲學著作和反映社會矛盾的散文詩歌,《小石潭記》《黔之驢》《捕蛇者說》《永州八記》等作品,都是這一時期的成果。可以這么說,永州十年,是柳宗元從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的十年;是他搏擊命運,重辟蹊徑,成就自我的十年;是他身處煉獄一生創作最為輝煌的十年;是他集大成于一身,成名成家一飛沖天的十年。因為十年后,當他揮手告別永州的一草一木時,已將一生的代表作《柳河東全集》的540篇詩文中317篇寫在了這片讓他受苦蒙難,亦讓他浴火重生的千山萬水之間。

客死柳州飛雪去

公元815年,柳宗元被召回京,當他手捧朝廷詔,不顧足疾痛,趨步灞橋邊,熱淚望長安,準備迎接政治生命的第二個春天,擼起袖子大干快上的時候,殊不知,人生的寒流并未遠離,蕭殺的雪花再度撲來,因為好友劉禹錫的一首譏諷“打油詩”,在朝堂上掀起的一場軒然大波再次把這個落魄的、倒霉的文人打發到遙遠的柳州。

人生如此,牽馬來!

無論命運多么悲催,無論人生多么短暫,無論活得如何茍且。柳宗元始終放不下一個中國文人的家國情懷。無論現實多么殘酷,無論自身的力量多么渺小,柳宗元從來就不曾放棄“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遠大理想,被貶后更是立志從我做起,身體力行地改變嶺南的蠻荒愚昧。

柳州四年,柳宗元以風雨飄搖之殘燭,點亮柳州黑暗之黎明:頒布政令,釋放奴隸;開辦學堂,狠抓教育;為民謀利,開鑿水井;開墾荒地,植樹造林……

命運以痛吻我,我報世界以歌!最后的余光里,柳宗元用身體寫詩,用生命著文,為百姓造福,直至公元819年,柳宗元用盡了洪荒之力,為柳州種植上了最后一棵沙柳,榨干了身體的最后一滴鮮血,一頭栽倒在47的生命旅途之中!

哎,柳宗元,生的何其委屈,死的又極其光榮!

柳宗元,猶如他《江雪》中一朵唯美的雪花,從生到死,孤寂飄零,晶瑩而深情,短暫而永恒,困頓而高潔,寒冷而溫熱。

至此,我站在2019年的最后關口,想借一片河東的飛雪憑吊這位河東大儒,用所有的敬意為宗元先生送去1200年的祝福。(粱孟華)

 


[關閉本頁]
万堂料波叔一波中特 体彩七星彩玩法 海王捕鱼出分位置 吉林11选5玩法技巧 湖北快三今日推荐号码 酷喜乐彩色铅笔 福利彩票怎么玩 吉林麻将怎么玩法 湖南闲来麻将最新版本app 燕赵风采排列7 快乐三分彩计划app ky棋牌下载地址 辽宁朝阳麻将手机版 4月2公牛vs雷霆回放 上海11选五走势图一牛 高手分享快三豹子技巧 黑龙江6+1中奖规则